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我可不是什么车都上的随便女孩。

我也是没想到买个面也这么甜(

总裁和教授一袋,明星和巡警一袋。

这样一对比还发现衣服颜色都这么对称的???

站tag抱歉,我只打一个我喜欢的tag,当糖吃了🙊🙊🙊🙊🙊

很喜欢老乔这套!但是画得不好,实在驾驭不来真人……画不出本人千分之一的好看啊。其实我只是想看老乔摆一下骚包的姿势,我真想他这个造型摆很多姿势我已经在脑内摆了一百个姿势!无法表达那种我想看撩骚姿势的渴望……

++++++++++++

更新下,稍微学了下上色,以前没试过,不太会……画得太白了……线太细了,不能填充很麻烦。再也不想上色了

不是写手,随意玩玩,按照自己读书习惯选。其实我觉得除了第三点我基本都很平均啊?是个什么都看的人(。)

一个基于我之前的脑洞上的设定写了个给自己的O女主×改造O许墨。不性转,没扶她,下章可能有点点车车。因为没有其他篇章我就想干脆通过女主视角把设定详细写一写(结果就很废话)。有女主爸爸出没。

其实我真挺喜欢许墨线的女主的,很主动也很勇敢但是又天然甜软。话说我还是人生第一次用第一人称写东西,极力的想还原这个傻(脑子)白(行为)甜(三观)女主,完全没有许教授视角,所以许教授的话都是“我”的理解和转述。

TAG是随便打的(不知道怎么归类,因为设定有点涉及到其他三个人物我先打个ALL的)。再次预警雷点:是女主×许墨,还是双O。甚至有大力女主(你以为“我”穿高跟鞋一天走400次城市漫步是假的吗?)和无自觉情话一级女主出没。

没有看之前我那个脑洞设定的不建议因为看到TAG就点开。


—————————————————————————————————


明明早上六点就出门了,但是完成采买回到居所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四点。

我叹了口气。这两年间的锻炼在最近几个月得到了显著的成果体现:哪怕提着好几公斤重的东西我也可以在山路上如履平地了,甚至还能一边警戒着有没有人追踪、一边尽可能的把经过地方留下的细微痕迹清理干净。

“不知道有没有锻炼出肌肉呢……”我心不在焉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臂。嗯、这种触感,如今的我大概可以和泰森娜打一架也不会输了!记得以前还老被安娜姐埋怨说过是个心太大的家伙,现在的我大概细心到他们看到都会不相信吧,眼前似乎可以瞧见悦悦那满脸“老板你是不是吃错药了”的表情。有点想她们了……不知道我跑掉的这段时间里公司怎么样了……别说联络,连单方面告知目前的现状都不行……

“啊、别想这些了!”我拍拍自己的脑袋,又不是永远不能相见,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照顾好许墨,过了这段时日后再去考虑其他的事吧。

 

这是好不容易找到的隐蔽地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程度几近“与世隔绝”。我也不知道这是隶属哪个地区的山林,我甚至不清楚这是哪儿————认真的说我都不知道我们到底在哪里、在哪个国家。我们每2~3个星期才去采购一次,要徒步大概2小时才能到有车辆经过的地方,索性这里的便车还算友好,哪怕语言不通,靠着表情和手指比划还是能搭到。这附近的城市多少还有一点点说英语的店员,不过采买的事情只要去超市就能解决了,也不需要太多交流。之前都是许墨和爸爸去采购,理由是不能让女孩子太辛苦,而且一路上存在许多无法预测的危险(我说实话,他们俩人的力气加起来大概还比不上我的,况且他们是不是还顺便忘了我拥有的EVOL能力是什么了);后来许墨身体实在吃不消就换成了我和爸爸。

成功救出许墨后,我和许墨、还有好不容易找到的爸爸(即便知道他是没办法才离开我的,但是想到被骗了那么久我还是好生气啊!),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尝试了几次空间折叠技术寻到了这里。虽然暴露了坐标也可以再转移,但是频繁更换反而危险;况且这项技术并不是非常成熟,一旦打开空间折叠,造成时空波动带来的耗损相当巨大。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是许墨和爸爸都说过,如果空间折叠的能量场过大,就会把整个世界的物理维度变成“潘洛斯阶梯”那样。

这个什么什么阶梯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懂,他们还提到过这种情况也可以比喻成克什么瓶?来到这里后智能手机都没有信号,为了安全我们使用了最早期的传呼机来相互联络,我更没办法上网查相关知识了。爸爸和许墨闲暇的时候,总讨论些我根本不了解的东西……曾经我还质疑过这个技术会不会让人类身体撑不住(主要是许墨,他的身体状况实在经不起折腾),这不是很常见的问题嘛,科幻片里瞬移的描述我看过许多,但是这个瞬移是怎么瞬移过去的,对我所理解的科学来说根本是行不通啊。结果许墨和爸爸听了我的话后笑了很久,还调侃的让我自己来解释下我的Evol能力是怎么激发的。

……认真的说,学生时期我对自己的成绩还是有自信的!许墨就算了,我说爸爸啊,你这样嘲笑自己的女儿是个笨蛋,不也在说你也是个笨蛋了吗?

 

打开住所的门,却没有人迎上来。正常的话,爸爸早就跑过来帮我提东西了。

这几天许墨的状态不是很好,为了以防万一,我跟爸爸说了让他留下来照看许墨,我自己去采购就好。在许墨跟我坦白了一切事情后,我除了愧疚,还有说不出的心疼……那种铺天盖地的难受,我没办法表达。真的……太难受了,只要想起就会不自觉的放慢呼吸来缓解心悸带来的、连指尖都在反射性颤抖的疼痛。这些事情的起因是我,他却觉得是他先害了我。这种……对我来说根本不对等的付出令我相当难过。

许墨是“知道得太多的受害者”,比起曾经被蒙在鼓里、甚至受到了不少人悉心保护的我所经历的伤害,他才是整件事中最孤立无援、又受伤最重的那个人。

也是因为我知晓了一切,才不管不顾的想要把他救出来,藏起来。但我也知道,令他今后都无法回归正常生活的最终根源,是注入了他体内的、我的血液。

哪怕现在的我、足够自信的强大,我能为他做的也不多。我只能每当他的身体出现问题时,就尽量减少与他的接触,避免我身为QUEEN的Evol基因对他产生影响。

 

“爸爸?爸爸你在吗?……许墨?”我的再三呼唤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就连许墨也没有回复我。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外面传来的归巢鸟鸣清晰得吓人,夹杂着窸窸窣窣的树叶被拂动的声音、就像我正贴着那一丛繁密的枝叶侧耳倾听一样。

Evol带来的敏锐五感唯独没有捕捉到属于人的声响。

怎么回事?

这幢简陋的砖砌小屋也许是给固定的探险人员设置的安全屋,规模较大,有两层,设施还算齐备;在我们使用空间折叠找到这里后,大概是时空残留的能量场后遗症,这幢小屋的坐标整个进行了一百多公里的位移,过往的探险人员不能再根据经验找到这儿了。

我们翻修这幢小屋用了点时间,也拜坐标移动所赐,安全是更安全了,但极端偏僻也成为不可避免。要走许久才能达到有公路的地方,幸亏我和爸爸都是Evol能力者,脚程是普通人跟不上的,不是为了采购必需品,也不会到有人烟的地方。

这样看起来枯燥的隐居生活,对我来说是却是难能的和平安逸。或许是这样的生活使我松懈了下来,我在格外静谧的自然声响中呆了好一会儿才察觉到不对劲。

在脑子动起来之前,身体已经自发的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许墨的房间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紧张的一边拍门一边大声呼唤着许墨了:“许墨?许墨你在里面吗?!许墨!”

我使劲扭动着门把,却发现是被锁紧了的。

这里的门年久失修还是很原始的简陋木板门,我要破坏掉也不需要费什么力气;正当我想要强行毁掉门锁时,许墨的声音传了过来:“别、别开门!”

这声回应相当细微,如果不是凭借着灵敏的听觉,我大概就要在自己制造的、慌乱的“咔哒咔哒”的拧门把声音中把这丝回音错过了。

“许墨!你怎么……”我的“怎么了”这句话还没说完整,一股挟带着水汽的味道钻入了我的鼻端。

 

是海的气息。

 

当我认知到这股气味的存在时,那潮湿的感觉瞬间便将我湮没。海潮覆盖在皮肤上湿润绵密的触感太过真实,体表的每一个细胞、更甚是我能察觉到皮肤上的细微汗毛都被触动了起来,我甚至觉得有水灌入鼻腔导致呼吸困难、而无意识的开始大口大口的呼气。明明是我也熟悉的气味、是我自身也拥有的味道,但从许墨身上散发的就像是强制撑开了我全身的毛孔般、把我浸泡在充满藻类腥鲜又带着被曝晒的硫矿气息的海洋之中,连舌尖分泌的唾液都像是尝到了咸涩的海水味。

这是……这是许墨的发情期到了?

我只是分析出了这件事而已,就惊觉现在的自己已经满头大汗。连我身为OMEGA都被传染得这么厉害,难怪不见爸爸了;身为ALPHA的他、哪怕已和OMEGA标记过了也会受到影响吧,他或许是趁着脑子还清醒时尽可能的跑远了。等等、等等在用传呼机联络他。现在确实不能把他叫回来。

也可能因为我是OMEGA的原因,当我重新开始审视四周环境时,才发现那股气味早就蔓延得整个屋子都是了,我此刻才发觉这个问题,大概是因为贴近了许墨的房门,气味密度变大了的关系。

 

啊!————所以、所以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我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还握着门把的手。我应该和爸爸一样跑远远的,虽然身为OMEGA我只要静下心来就可以不会受到许墨被改造后的气味影响了;但是我站在这里,无疑是已经对此时备受煎熬的许墨的体内基因产生了共鸣。

可是我的脚根本动不起来。

和方才察觉到不对劲时的脑子没动身体先动不一样,我分析了一阵利弊后脚还是生根了一样的站在原地;我的手依然握着门把。

 

 

几个月前救出许墨时,我并不知道他已经怀孕。

隐蔽行踪的期间,我在父亲的帮助下总算懂得如何掌握自己的EVOL能力了,凭借着完整的预知梦好不容易趁着那三个男人因关于OMEGA的主导权纷争、而BLACKSWAN也不在监视范围时成功潜入了禁锢着许墨的地方。记得那时我站在许墨面前,他一脸惊诧又难得生气起来的样子。听到我慌乱的解释要来把他带走,他还皱着眉轻声数落着我的不谨慎。

“我已经懂得怎么掌握能力了!”我不止一次和当时的他强调,我还记得自己紧抓着他的袖子不停的重复:“你相信我!”

“我知道……这世界上我可以不信任何人,但唯独不会不相信你。”他轻轻摸了摸我的头,掌心的温度透过发丝熨得我头皮有点发热。也不知道就这一个只能概括为亲切的动作、这一个危机四伏的紧张环境,我还在害羞个什么劲。

“我只是太担心。就算相信你,也还是忍不住的担心。”他的声音就跟叹息一样轻,总觉得下一秒随着他的话语、会有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就这么“噼啪”碎掉一般。

“不然……我也不会冒着风险把你藏起来。因为你在我心中是无可取代的。太过独一无二的后果就是……不在我的掌控之内,便会令我不安。我不是不相信你,是不相信我自己。”

“许墨……”

“走吧,现在不是跟你犯脾气的时候。”上面那番话我还在绞尽脑汁的理解当中,下一秒他就又三言俩语温温和和的把我的思绪搅散了:“但是,到达安全地点后,可不准拒绝我的说教。”

 

许墨的行李不多,很快就准备好了。

我一直没有机会瞧瞧他的行李里都有些什么,以为也就不过衣物、贴身用品和书籍之类的。刚救出他的时候,我们俩又几经波折的才和爸爸终于汇合。直到在这个地方定下来,已过了接近三四个月。也就这时,我才从他的身形上看出来他所面临的问题。也明白了在收拾房间时,偶然从他的行李中看到的那些……情  趣用品。

“现在的情况,是确实不能吃抑制剂了,所以……”看出了我偶然撞破的窘迫,许墨似乎在斟酌着词句好跟我解释。“这些不是我自己买的,也是他们为了……咳、为了舒服就强塞给了我。我带着也是想到现在不能吃药的情况,只能用这些来处理偶发情况了。”

说出这些话时,不知许墨想到了什么,他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有些紧张,瞬间就变得冷漠生疏。

“许墨,你是不喜欢肚子里的孩子吗?”我这张嘴,真的是不懂什么叫“掩饰”,这句问话说出口后我真想把自己狠狠的摇一摇看看我的脑子里到底是缺了哪块关键部位。

“……”毫不意外的,许墨沉默了下来。我还在忐忑的想要怎么能够把这个话题不那么尴尬的继续下去,毕竟、关于许墨的事情……即使冒犯、我也想知道。没什么理由的,总觉得多了解他一些会更靠近他一点点。

“我这样很奇怪吗?”

“啊?为什么要说自己奇怪?你一点都不奇怪!”我茫然的看着他,这个突然的反问和前面的话题毫不相关呀。

“呵呵……你啊……”

我真的不懂许墨,不知道我这不经大脑的回复哪儿又让他想笑了。他总是很亲切,可是那种温柔之中总有着哪里是我读不懂的神秘。他应该不知道我常常偷偷的观察他吧!我知道他私底下并不喜欢笑。

“你怎么还没改掉动不动就盯着我看的习惯?”

“哎……?被发现了吗……可是、可是你也改不掉你的好看啊……”

这次许墨因为我的回答笑得腰都弯了。到底哪里好笑了啊?!

 

本来想问问关于他肚子里孩子的事情,结果这个话题被我突兀的起了个头,又无疾而终。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留下孩子的原因。他对那三个人,理不顺是什么感情,不过对自己被改造了的身体而孕育出的生命,却有种莫名其妙的执着。

他说不清楚是不是因为缺乏家庭的关爱而想留着孩子,也并非不是出于身体承受能力考虑而留下孩子,更可能是为了给自己在与BS和那三个人之间的拉锯中拥有最后的资本。一众的理由之间唯独没有考虑过“我陪着他”这个选项。

当我问他,他却说没想到这点是因为这个负担完全不应该由我来插手解决。

我很生气,又觉得悲伤。他笑着跟我说:“养儿防老,大概是每个中国人的习惯吧?”这般戏谑时,我根本不知道他心底究竟还藏着多少诸如此类的“不安”。那大概是彷如长满荆刺的蔓藤,将他牢牢缚在壳里,也不知何时我才能剥开他、把他拉到我这里,跟他说“放心、我在”。以前总是他在保护我,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强到可以变成保护他的人。但不管我承诺自己变得有多强,似乎都不能让他安心。

 

我看着那么不可靠吗……?





是真·猫系总裁和真·养不熟的黑土。不会上色!透视也不好!就这样吧。

初设定是猫总的卡是“权利”,领夹是皇冠,狮子爪子下的是地球仪(看不出来我也没办法能力有限)。爬爬墨的卡是“诱惑”,我是按着脑里“性感许墨,在线喂果”的感觉来搞的……就、希望能传达到这个意会……

被朋友提醒了下好像是去年4月还是3月的脑洞了……因为我这边也看不到时间抱歉了(毕竟彻底被【】了,这之后也没有发过什么东西就没在意),主要是这个是五章前的脑洞,所以提醒下时间怕抓BUG,因为我现在也懒得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发现去年10月份还是11月份搞得一个废狗周年李庄梗想到的大_)_佬周迦不见了(也是这几天上来发了脑洞才发现【】了),补一下,地址见评。再不见也没办法了,都不知道戳了哪儿,我以前一个吐槽的不到100字的感想也【】了,可啪……

一个脑洞

※为了完整整个故事,补充一点更新在后面(昨晚实在太困了脑完就睡了)

※感谢各位给我递笔(抱拳,就不一一回复了,谢谢!),但我既然已经已脑洞形式干了出来也就是说我能力有限无法写了,当然有哪个大佬喜欢(我觉得大概是没了)我甚至可以提供全部细节,我就是写不出嘛(也没时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流ABO版的设定的一个背景,很短。全程脑洞连对话都没有真的就是脑洞。自我满足的产物。

不太有爱,非常非常雷,黑土很惨。真是哪怕没有车都又雷又OOC到天翻。纯甜党就不要看了,虽然写得不仔细。千万别雷了不关掉还要打我。

结局可说是HE了大概。

ALL黑土,甚至有点女主×许墨(bushi)。

 

 

许墨原本不是Evoler。基于BS(预测是受到ZF支持可能是世界项目那类)的人类基因改造计划,在小学时期展现了超能智力的许墨被盯上了,想把他作为新“改造人”(既原优质基因+Evoler能力),所以组织策划一场意外夺走他的父母,同时尝试Evoler的再生能力。也就是说在车祸之时许墨是快死了的,后面是被注射了Evoler的血液(嗯因为携带基因还提取不出来所以是血液,不要问我发生凝血没有,反正都超能力了就不要管是不是正常人了)之后才恢复。由此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各种长论文里写到的移情失败,和已经算是铁板钉钉的色盲。本人可能因为脑损伤造成的精神疾病和生理疾病就很喜欢研究佛洛依德。

这里提一点,因为是后天性色盲,所以哪怕现在看到的东西是黑白灰,但是本质上是知道“颜色”的,就是分辨不了而已。为了不让自己忘记颜色,会时常自我催眠看到以前。但由于时代久远(学会催眠时已经是青少年了)不太记得所有小时候看到的颜色,所以自己梦中的画是模糊的,黑白的。移情学习也是通过催眠和教育(BS的教育,为什么后面提)、以及社会观察进行的。

 

而伴随着基因进化……我觉得可以把Evoler称之为“火种”,差不多等同于进化钥匙。伴随这一能力的诞生是第三性别的分划,也就是ABO,没有Evoler能力的普通人被称为BATE(但普通人不懂这种划分的,是研究院的一种说法而已),而拥有Evoler的人类分为ALPHA和OMEGA,从根本上说这样的进化也差不多是因为新人类的需要,要提纯Evoler基因而诞生的第三性(如果只有两性限制就很大;AO结合是必然能生下具有evol高能力的新人类的)。女主毫无疑问是OMEGA,而且是纯度非常高和稀少的女性OMEGA(意味着孕率很高)。白起,李泽言和周棋洛被女主吸引是有一点本能作用的,因为这三个人都是A。

 

前面说到了许墨被注射了Evoler血液,这个就是女主身上抽出来的。因为作为孕育新人类的QUEEN(仅指女性,女性天生o比男性天生o更易受孕)太少了,所以有部分孤儿(其实是精选过的优质基因的孩子,都被制造意外夺去了父母送到孤儿院)被BS希冀改造成母胎。因为排斥反应其实挂了不少孩子(有男有女),许墨是唯一一个可以算是成功的案例(色盲和移情失败就是排斥问题,与车祸无关。是因为被注射了EVOLER血液造成的脑损),但结果依然不尽人意,因为他虽然变成了OMEGA(既拥有孕育能力)但其实不能使用Evol能力。

 

结果就是女主逃了啊!爆发了大能力(也可以认为是人太小不会控制)带着本来也是作为试验品的三个A和其他小伙伴一起跑了。唯独因为不是Evoler的许墨没成功跑掉,因为其他人对他是可以使用能力的。这个实验室天生携带Evol的A也被抽了血,他们的血是拿来改造“士兵”的,跟许墨一样,注射了A的血除了不能被属于A的Evol能力影响外,其实很多人都没有能力,有也不太能用高级的Evol能力,只能算是比BATE强一点点的“改造ALPHA”。BS对A的改造并不上心,因为只有能怀孕的O,并且是身为女性的QUEEN才是最重要的,是提升新人类基因的关键。

 

然后女主跑掉后,制造了捕捉QUEEN计划的BS就把“阿瑞斯”这个和许墨本身截然相反的代号给了许墨。意思不言而喻,在以女主为中心的争夺战中,希望他成为带领计划破荆斩棘冷酷无情的战神。作为新旧人类更替下的牺牲品,移情能力稀缺的许墨也没说什么就答应了计划,毕竟也没有其他选择。其实所有Evoler都有代号,女主的可能是XXX钥匙。

为了让女主能脱离魔爪,原本身为BS高级研究员的女主老爸使用自己身为A的Evol洗脑能力,让女主作为普通人并封存了她的能力成长。这里讲一下,许墨遇到女主时才能使用催眠,也可以说是有一点点的洗脑能力,也是因为这是基因遗传。后来老爸为了掩护女主,独自一人吸引火力逃亡。

 

留在BS的许墨被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并且BS算是给了他很多的资源(包括移情教育,就是为了让他看起来正常),许墨本身被选上的超智力这个也得以体现。但不管怎么样还是作为一个算是大局“棋子”的存在。

 

因为身上的血液里所流淌的基因,所以当女主靠近时会引起他本身的共鸣,色盲会好,移情正常,而且因为女主的引发他甚至可以使用少量Evol能力。哪怕知道自己因为女主变成了试验品,自己也是女主的替身,但是体验了女主在身边时那种活着的感觉,就还是无可抑制的想接近女主。

BS计划的中途许墨还是忍不住变心了,为了保证女主的安全,瞒着其他三个人把女主藏了起来(用的是他掌握了的空间折叠技术,等到一段时间后藏起女主也是因为之前的技术不成熟)。因为是两个O也没什么可搞不过就因为是两个O感觉也可以女主×许墨(不)

没找到QUEEN的BS看到新旧人类基因计划的“方舟”失去了航向,出现了瓶颈,而且开始怀疑了许墨后,就变更了计划。作为已经被改造成O的许墨,或许可以去引诱生为纯血Evoler的A们,然后诞下“新人类”。

 

后面就是车车车吧,因为他是被注射了女主的血液,所以自身的O的味道和女主的很像,对于其他三个A们来说由于幼时的经历和对QUEEN的本能,也没什么悬念的干上了。主要是他们三都在找女主可是找不到,但是他们都隐约可以猜到许墨是懂的,半泄愤的……嗯。毕竟不是天生的Evoler,还是被改造的O,哪怕拥有了孕育能力但是受孕率还是很低很低,也不能被标记,又不会发情,然后为了保护女主许墨又打死装傻不供出人在哪,其他三也知道他和BS有关系,但BS都把他送上来也不太能见得用他来换女主,比起去问女主在哪,可能把许墨啪到有了孩子用来换还实际点(因为他们不知道BS也不懂女主在哪),然后就在不停啪啪啪。A的体力本身就比普通人B好,如果是天性O甚至还会比A强,但是作为改造的、不完全O的许墨并没有继承这种生理(不好怀上和无法被标记也是),其实是无法承受三个人轮番的。

 

插曲一句,许墨吃药(卡面梗)是吃抑制药。因为女主是天性O还是强力O,受女主影响得越多,本身体内的O基因也会发作。所以在没有女主在的情况下,被其他三人啪啪啪,他不仅不能被动发情,还很难受孕。

怎么我自己搞着搞着有点想看女主在场的情节。(不不不我还是拒绝三连)

 

后来是知晓一切的女主实在受不了了,月黑风高并且觉醒了新能力的女主(就搞不好女主有72能力,梗是什么不要问我,毕竟也不太可能有72个男的)救走了黑土。女主隐士期间,通过Evol能力共鸣了自己远方的爹,然后在爹的教导下开发能力(啊,怎么有点那什么片的感觉,横竖新人类,不要在意)。

其实三人也没有软禁黑土,但是会监视他,为了逼他床笫间也会用点手段,软硬并施,对这个最有兴趣的是周棋洛(咦)。风格上李总虽然霸道但是不玩什么花样比较传统,甚至因为是个成熟大人哪怕讲话不好听还是作为A很体贴O那种(那种做了吃的让许墨吃,然后冒一句“吃多点,不要中途晕了”的体贴);白起是比其他俩个人体力更好可以一夜N次郎火车便当观音坐莲连番体力活用上都不累的那种反正就是要折腾到人散架。并且为了尽早知晓女主在哪三人就没怎么给许墨休息的几乎每晚都【只有玛莎拉蒂了四座的】。许墨也逃不掉啊,只是一个改造O而已,女主不在身边他不能用能力,BS也为了计划在把他往怒气冲冲的三个人那边推。

 

不见了QUEEN就算了,被改造作为副体的母胎也不见了。在这段日子里大概是身为A的天性占有欲日久生情不知不觉就从原本气女主不见到气许墨不见的三个人真正和BS杠上了,总之一番组野队友打闯关站的打爆了BS并且爆出了Evoler还和ZF达成新人类计划保护协议后,在许多年后的一个秋天,巡逻的白起看到了很眼熟的一男一女,女的推着一个老人,男的牵着两个感觉年纪应该一样、且是龙凤胎但是长得并不很像可是又有点相似甚至还眼熟的孩子们,温柔的笑着。

 

 

 

 

 

 

提问:到底谁没有成功让许教授生下孩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所谓的“改造A”可以看做是剧情里出现的黑衣人。因为目前人数的限制,emmmmmmmm就当现在BS掌握的数据里只有飞飞总裁萌萌三个A好了。所以后续改计划让许墨去引诱三人。

  2. 许墨对女主是喜欢吗?比较难说,但是他肯定是很迷恋女主在身边的感觉。单纯言辞形容太过苍白我举个例子就是:你在外卖单上看到拍照的食物很好看,自己内心就会YY这东西好像很好吃超级好吃的样子。而女主之余许墨,不仅是让食物单看上去很好看,而且是不用内心YY的是真实的能尝到的好吃。简单的说前者属于魔法攻击心里攻击,后者直接是实打实的物理攻击了。这和平时男女朋友说点情话你在我身边很开心哇世界都是多彩的不一样,许墨是真的因为女主在他真的就看到了多彩的世界。……嗯这段大家理解下,用写作手法来说也就是那种情况不是比喻,是陈述。

  3. 飞飞总裁萌萌对许墨是喜欢的吗?这个也很难说了,在这篇里的设定甚至这三个人对女主是不是喜欢也很难说。一方面感激女主救了自己不是很想往恋爱方面走只是想保护女主,一方面又因为AO的本能吸引想靠近女主,算不算喜欢真的难以概论。对于许墨其实也差不多,但多少因为有了身体关系,对三人来说许墨后期差不多等于“我的人”这种概念了。而且A的本能在后期导致三人因为许墨明里暗里多了不少争斗,不然女主就是再怎么吊炸天也不可能光凭着月黑风高就救走了许墨。女主救许墨其实更多的是考虑到让许墨脱离BS。在许墨把女主藏起来后,也把当年的事情说了。女主实际上非常愧疚那次大暴走没有带走许墨,而且对于许墨被注射了自己的血液变成改造O的事情相当愧疚(不过横竖这也不是女主的错所以许墨从来没怪过她)。

  4. 许墨这篇是小白兔吗?不啊,仔细看看就知道毫无疑问的在利用着所有人,既用飞飞总裁萌萌三人的A本能对所有物的侵占欲牵制着BS,又用BS重要改造O的身份胁迫着三个A。就是虽然看着脑洞是那样但其实横竖前后许墨都没怎么被虐过(小时候除外,但改造成功后算是被很珍惜的保护了起来),本来也是为了合理啪啪啪想出来的背景。但是他本身虽然移情失败,但因为越接近女主,自然是越想脱离这样的身份,想做一个自由的“普通人”。他藏起女主除了私心外,也是知道女主一旦确定被落入到任何一方手里,第一个被开刀的绝对是自己。

  5. 为什么是让许墨接近女主?计划之外就不能用其他人了吗?BS一开始只是怀疑女主,并且携带EVOL的AO之间存在天性的本能吸引,哪怕是改造A虽然不能引诱O也不给去接近QUEEN(但他们手上也没有EVOL天性A了,毕竟原作现在也就这么几个人设),为了防止出意外,就让改造的母胎O许墨去接近女主。由于本身也带有看看被改造体能不能被QUEEN激发能力的实验,所以普通人BATE也被排除了。

  6. 话说其实整篇脑洞是我在听SUPERFLY的献给爱的花束下想到的……中途英文那段,我推荐大家去边听边看看歌词。结尾是白起也不是在暗示双胞胎里没有飞飞的孩子。……孩子这个谜题我当然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拉!!


某人真是要让我笑死。但是可能正如她说的,因为有不太被众人理解的疾病,所以对积极向上的东西特别向往吧。这种一时一时的脾气我也习惯了。

想起来爆轰RN9好久没更新了。回头开了下游戏,因为是在DMM下的DL购买版,之后也没怎么再继续关注官网,不知道有没有下什么补丁或者更新包。其实店头特典都很好看的可是实在不方便买实体。以后PRD还出游戏都会支持,NTY的游戏剧情和游戏体感也是超好。就很希望以后加入断面CG了()。RN9游戏来说诚二确实跟轰有点点类似吧,如果是后期轰的话,家庭、能力、长相、为人着想方面。其实大地×诚二有点弃犬×精英的感觉。诚二就是家庭出身特别好长得又好性格又好脑子也好还很洁身自好不会乱搞女人甚至考上了国家公务员反正什么都好连X毛和那个地方都美美的类型(BY大地)。在大地眼中基本天使设定了。其实说到黄油界拔作,里面玩的密室梗很老套,隔壁都玩出花了。最关键是这么黄油的剧情了,核心想表达的却是非常纯真的友情,而且在这种分明特别矛盾的设定中这俩个关键元素却相辅相成,实在难得了。这算是完全不说爱可是你又不能说没有爱但又不能概括这就是种恋爱的剧情,可能就是本格腐女子之间追求的那种,真正的友情,互相仰慕、互相体谅、甚至不惜伤害自身也要保护对方,只是出于对方是自己的挚友。

我好激动啊,爱让手残居然不用草稿拿秀丽笔直接画出纳纳了,这叫什么,你的倩影已深入我脑海,便是爱得深沉()。